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铜陵旅游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难忘那年高考:“老师、父母是我最强大的后盾!”

发布日期:2017-6-13 下午 12:04:40 浏览:34

铜都晨刊讯(记者姜蕊)回首三十多年前参与的那场高考,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袁翔说,虽然已经时隔33年,但对于袁翔而言,那一年高考仿若近在眼前。

“说起来,我们那一届高三生应该算是比较特殊的一届,从我们开始,小学升初中需要考试选拔,高中由二年制变成了三年制。”袁翔介绍说,当时他就读于铜陵市一中文科班,同样的文科班共有5个,平均每个班大约50人左右。“当时本科录取率比较低,所以学校特别注重考试成绩,每次考试,都会进行班级、年级排名。那个时候竞争压力特别大,学习氛围自然也十分浓厚。”袁翔回忆说,那个时候,同学之间“分分计较”,甚至连0.5分都会计较。所以从高二开始,彼此之间的竞争开始变得激烈异常。“为了节约时间,我们纷纷买饭菜票,在学校食堂打饭吃,只为了将中午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省下来看书。”袁翔回忆说,高三复习那年,给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为他们付出心血与汗水的老师们。“当时的老师们都有着极强的责任心,为了能提高我们短板科目的成绩,他们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,主动无偿地为我们辅导功课。”袁翔说。

如果说老师们在袁翔备战高考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“提分”效果,那么,他的父母则是为其顺利迎战高考的幕后英雄。“我所学的文科经常需要背诵一些知识要点,我的背诵习惯和其他人不一样,我喜欢在家大声诵读,嗓门之大甚至会影响正在休息中的父母,但他们从不抱怨,反而给予我百分之百的支持和鼓励。”袁翔回忆说,有一段时间他的眼睛经常感到不适,母亲就每天送他去医院按摩,当听说疗效甚是明显时,母亲便在医生按摩的时候仔细看、不停询问按摩的手法和技巧,回到家后反复研究,然后现学现用,当其感到眼睛难受时,母亲便不厌其烦地为其按摩,“我永远记得母亲的那副专注模样,像是一个专业医师,不过在我心目中,她更是一个慈祥的母亲。”袁翔说。

转眼间,没有硝烟的高考大战一触即发,与如今的6月高考季不同,1984年的高考设在了7月7日、8日、9日三天,而那几天,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。“那时候没有电风扇,稍稍动一下就满头大汗,我记得当时骑自行车进入考场,父母则在外面等待。”在袁翔印象中,那时候的高考氛围并不那么浓厚,除了一些推着自行车在外等待的家长以及考点学校悬挂着的“铜陵一中考区”横幅外,似乎就没有任何标志着高考的东西了。“当时我们在考场内考试,家长可以通过监考老师递水给我们。”袁翔回忆说,尽管当时酷暑难耐,但一旦进入考试状态,就没多大感觉了,他的心态比较好,所以几场考试下来,考得也信心十足。“我还记得考完最后一场后,在外等候的妈妈给我买了一根冰棍,当时吃着冰爽,心里更是特别甜蜜。”袁翔说。

高考结束后,他原本计划与几名关系好的同学外出旅游,但因为部分人考得并不理想,所以大伙只好打消了这一计划,只是相互之间聚会聊天、打牌、踢球。“我记得好像是8月份,来自华东政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终于拿到手,那是一个黄色的类似小奖状的纸张。”袁翔说,这个“小奖状”成了父亲日后炫耀的资本,不仅如此,向来不善于表达的父亲将他带到了单位“展览”,当时在父亲的单位里引起了轰动,而母亲在那段时间里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《难忘那年高考:“老师、父母是我最强大的后盾!”》相关参考资料:
匆匆那年、那年冬天风在吹、那年花开月正圆、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、那年夏天、那年花开、那年今日、看海那年、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

最新资讯杂谈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资讯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